六彩开奖结果今晚清代伯爵有多少个?

发布日期:2019-10-06 06:31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4865获赞数:58407一般般向TA提问展开全部清代的爵位有三个系统;宗室爵位、异姓功臣爵位和蒙古爵位。

  [亲 王]身前身后五爪正龙各一团,两肩五爪行龙各一团[郡 王]身前身后两肩五爪行龙各一团

  4.固山贝子(以上四种为高级爵位,贝子是当朝皇子的最低封爵,亲王郡王补服为前后胸加两肩共四团龙,贝勒为前后两团正蟒,贝子为两团行蟒)

  (公爵以上为超品,补服均为正蟒方补。所谓“入八分”是八种标帜,表示其显赫的身分。如朱轮、紫缰、背壶、紫垫、宝石、双眼、皮条、太监。其中皮条是指车上有皮鞭可驱散挡路的人,背壶是指车上可带暖

  12.奉恩将军(相当于四品武官,补服为老虎)(上面四等爵位每一种又细分为三等,如一等镇国将军、二等镇国将军、三等镇国将军,

  固伦公主:居京师则俸银400两,禄米40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1000两,俸锻30匹;

  和硕公主:居住京师则俸银300两,禄米30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400两,俸锻15匹;

  郡主:居住京师则俸银160两,禄米16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160两,俸锻12匹;县主:居住京师则俸银110两,禄米11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110两,俸锻10匹;

  郡君:居住京师则俸银60两,禄米6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60两,俸锻8匹;

  县君:居住京师则俸银50两,禄米5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50两,俸锻6匹;

  乡君:居住京师则俸银40两,禄米4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40两,六彩开奖结果今晚。俸锻5匹;

  六品格格:居住京师则俸银30两,禄米30斛;下嫁外藩则俸银30两,俸锻3匹。

  公主、郡主额驸(丈夫)的俸禄标准和规定:固伦公主额驸:居住京师则俸银300两,禄米300斛;外藩则俸银300两,俸锻10匹;

  和硕公主额驸:居住京师则俸银250两,禄米250斛;外藩则俸银255两,俸锻9匹;

  郡主额驸:居住京师则俸银100两,禄米100斛;外藩则俸银100两,俸锻8匹;

  县主额驸:居住京师则俸银60两,禄米60斛;外藩则俸银60两,俸锻6匹;

  郡君额驸:居住京师则俸银50两,禄米50斛;外藩则俸银50两,俸锻5匹;

  县君额驸:居住京师则俸银40两,禄米40斛;外藩则俸银40两,俸锻4匹。宗室封爵一般每传一代 就要自动降低一级,如亲王死了 其子降爵位为郡王其孙降为贝勒等等,低于奉恩将军的称作闲散宗室,视同四品官待遇。但因开国军功或特别受宠等原因授封的王爷们则可以世袭罔替,世代保有王爷的爵位称作铁帽子王。有清一代共有12家铁帽子王分别是:

  另外,福康安本非宗室却授封贝子,死后追封郡王。 其子德麟,袭贝勒,递降至未入八分公,世袭罔替,这是清朝历史上唯一的特例。

  一等侯又一云骑尉635两,一等侯610两,二等侯585两,三等侯560两,

  一等伯又一云骑尉535两,一等伯510两,二等伯485两,三等伯460两,

  一等子又一云骑尉435两,一等子410两,二等子385两,三等子360两,一等男又一云骑尉335两,一等男310两,二等男285两,三等男260两,

  一等轻车都尉又一云骑尉235两,一等轻车都尉210两,二等轻车都尉185两,三等轻车都尉160两,

  还有不列等的闲散公255两,闲散侯230两,伯品级官205两,子品级官180两,男品级官155两,轻车都尉品级官130两,骑都尉品级官105两,云骑尉品级官80两。凡在京八旗世爵,每俸银1两,兼支给米1斛。

  和珅原袭三等轻车都尉,后晋爵至一等忠襄公,曾国藩授封一等毅勇侯,李鸿章授封一等肃毅伯,

  清代的公爵、侯爵、伯爵均分三等,地位都是在一品之上。雍正以前,爵位没有名字,雍正之后开始赐予封号 公爵封号最多四个字 整个清朝只有四人 且全都是在乾隆年间,分别是:

  姓富察氏 名明瑞 字筠亭 满洲镶黄旗 属乾隆皇后富察氏外戚集团一等诚谋英勇公

  姓章佳氏 名阿桂 字广庭 满洲正蓝旗人 后改隶正白旗 其父大学士阿克敦 阿桂是乾隆末年的领班军机大臣 与和珅关系不睦但都是乾隆宠幸之臣

  姓富察氏 名福康安字瑶林 满洲镶黄旗人,大学士傅恒的儿子傅恒是乾隆帝皇后的弟弟 封一等忠勇公保和殿大学士(此为三殿三阁大学士最高等级傅恒死后 无人再得此大学士级别原为第二的文华殿大学士就相当于最高的大学士)

  傅恒有四子:福灵安、福隆安、福康安、福长安。福灵安仅获云骑尉世职,当过总兵、副都统。福隆安是乾隆女儿和嘉公主的丈夫,傅恒死后,他承袭一等忠勇公。福长安在乾隆死后,与和珅一起获罪,嘉庆帝让他监督和珅自尽,但并未杀他,后来任正黄旗满洲副都统。福康安最得乾隆帝宠幸,屡立战功,金川平,论功,封福康安三等嘉勇男,后晋封嘉勇侯,台湾林爽文为乱,命福康安为将军平叛,进一等嘉勇公平廓尔喀,加赐福康安一等轻车都尉,安南国内乱,命福康安去广西,途中病,命御医往视,加封嘉勇忠锐公。平苗人起义,进封贝子。后病死军中,追封郡王,其子德麟,袭贝勒,递降至未入八分公,世袭罔替。

  旗内的土地和属民由札萨克支配,旗下设佐,为基本军事单位,每佐设佐领一人,辖旗丁一百五十人,在旗札萨克领导下,审理丁册,征收税课,排解纠纷,传递信件及征发人丁。佐领之下设骁骑校、领催,协助位领办理军政事务。每六佐复设一参领统辖。在佐之下,每十户设一什长,为最低一级行政单位的管理人。

  清统治者为了不使旗札萨克享有独立权力,订出会盟制度,在旗之上设盟,合数旗而成。盟不是实质性的管理单位,只是一种实行监督的组织,一般不设办理盟务的衙门。只是在盟内各旗会盟时“简军实、阅边防、理讼狱、审丁册”。盟设正副盟长各一。每3年会盟一次,各盟均有固定的会盟地。盟长由理藩院于盟内各旗札萨克中选人赛清帝任命兼摄。盟长的主要任务是充当会盟的召集人,不能直接干预各旗内部事务,也无权擅自发布政令,只是对各旗札萨克起监督作用,并充当旗札萨克与清政府的中间人。蒙古旧有的部,只在名义上保存下来,不具有任何行政职能。

  外蒙古四部:土谢图汗,赛音诺颜,车臣汗,扎萨克图汗,下辖旗八十六个,计:土谢图汗部20旗,属汗阿林盟;三音诺颜部22旗,厄鲁特2旗,属齐齐尔巴克盟;车臣汗部23旗,属克鲁伦巴尔和屯盟;札萨克图汗部18旗及辉特部1旗,属札克必拉色钦比都哩雅诺尔盟。

  青海蒙古共置西蒙古和硕特、绰罗斯、辉特、土尔扈特等部28旗、喀尔喀部及诺门罕1旗,为1盟,由西宁办事大臣兼任盟长。

  土尔扈特部编旗设盟:在今新疆巴音格楞蒙古族自治州境内的旧土尔扈特部4旗,为南路乌纳思索珠克图盟;今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境内的3旗,为北烙乌纳恩索珠克盟;今乌苏县境内的2旗,为东路乌讷恩素珠克盟;今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境内的1旗,为西路乌讷恩素珠克盟。此外,新土尔扈特2旗,为青塞特奇勒图盟;和硕特3旗,为巴图塞特奇勒图盟。在西套蒙古地区也建立了旗制。阿拉善地区和硕特蒙古,于康熙年间建立札萨克旗;额济纳地区亦建立了札萨克旗,皆不设盟。乾隆年间,杜尔伯特三策凌率部南附清朝后,于1754年(乾隆十九年),建左翼1旗,辉特1旗,为赛因济雅哈图左翼盟;又建右翼3旗,辉特1旗,为赛因济雅哈图右翼盟。

  福康安本非宗室却授封贝子,死后追封郡王。 其子德麟,袭贝勒,递降至未入八分公,世袭罔替,这是清朝历史上唯一的特例。

  清代的公爵、侯爵、伯爵均分三等,地位都是在一品之上。雍正以前,爵位没有名字,雍正之后开始赐予封号 公爵封号最多四个字 整个清朝只有四人 且全都是在乾隆年间,分别是:

  姓章佳氏 名阿桂 字广庭 满洲正蓝旗人 后改隶正白旗 其父大学士阿克敦 阿桂是乾隆末年的领班军机大臣 与和珅关系不睦但都是乾隆宠幸之臣

  姓富察氏 名福康安 字瑶林 满洲镶黄旗人,大学士傅恒的儿子 傅恒是乾隆帝皇后的弟弟 封一等忠勇公保和殿大学士(此为三殿三阁大学士最高等级 傅恒死后 无人再得此大学士级别原为第二的文华殿大学士就相当于最高的大学士)

  清代,那就是说问的是中国清朝的事。伯爵是欧洲的。你到底是问清朝的王爷君王呢,还是问清朝移民过来的伯爵啊?更多追问追答追问问的是清代自己分封的伯爵~追答清代就没有自己分封这回事,异性不封王。除了那时候的几个藩王,吴三桂他们。结果也是被平了的。

  清朝越晚期王爷郡王越多,闲散宗室更多。没法算。早期的铁帽子王就有八个,而且地位绝对比你说的那个“伯爵”头衔更大更有权。还有他们那帮兄弟,努尔哈赤的儿子孙子们,再加上舒尔哈齐的儿孙们,都算得上是这个地位。`_`~~~~ 像李鸿章就是伯爵(死后加侯爵)~曾国藩是侯爵~ 我只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靠军功混到伯爵的~ 印象中不太多~ 几等公,几等候,几等伯··不都是对公爵,侯爵,伯爵品级的描述吗?

  展开全部清代的异姓八等封爵涵括了旗人封赠和汉人封授两方面,而旗人封赠之众、授爵之优尤其引人注目。自天命五年到乾隆末年170余年间,旗人共封赠公、侯、伯、子、男上五等爵271人,轻车都尉、骑都尉、云骑尉下三等爵凡2206人,这其中以满洲八旗为主,蒙古八旗次之,汉八旗最下。

  就数量论,咸、同之际的封授远不及顺治、乾隆年间,但就王朝后期的封赠总体情况看,咸、同之际也可算得上后期的一个高峰。咸、同之际,汉人的封赠明显增多。太平天国时,八旗子弟已无力挽救危局,一时汉人封授上五等爵者有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曾国荃等十余人。

  曾国藩封一等毅勇侯,曾国荃封一等威毅伯,李臣典封一等子,萧孚泗封一等男。曾国藩对清廷有“再造之力”,可是曾国藩不仅未得到应有的王封,甚至公爵也未加身(“有能克服金陵者,可封郡王”)。